您现在的位置是: 珠海调查队 > 调查分析

食品、居住价格回落 CPI低位运行

————2017年珠海居民消费价格运行情况分析

 

  2017年,珠海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比上年上涨0.8%,涨幅较2016年(上涨1.9%)缩小1.1个百分点。 

  一、总体情况 

  2017年,珠海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上年上涨0.8%,其中,消费品价格上涨1.2%,服务价格上涨0.4% 

  (一)月环比价格波动较为平稳。从各月价格环比情况来看,珠海居民消费价格呈现“741持平”态势(图1)。其中,1月适逢春节,应节食品需求增加,致CPI环比上涨1.1%,为年内最大涨幅;2月,春节后需求减弱,商品和服务价格随之回落,致CPI下降0.9%,为年内最大降幅;其余各月价格走势相对平稳,在-0.6%0.6%之间运行。 

  (二)月同比价格高位回落。从各月价格同比情况来看,珠海居民消费价格高位回落,下半年稳中趋升。在高翘尾及新涨价因素共同作用下,1月份价格出现年内涨幅最大值3.6%。随后月份翘尾因素影响逐渐减弱,价格涨幅收窄,并在45月份出现下降。其中,4月价格为年内最低值,同比下降0.3%,也是时隔87个月后珠海居民消费价格再次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5月价格同比下降0.2%6月持平。随后月份受暴雨、台风及新涨价因素持续影响,价格稳中趋升,同比涨幅在1%上下波动。(图1)。 

  (三)八大类商品及服务价格同比呈现“全涨”格局。从消费类别看,“八大类”价格同比均保持上涨态势,其中,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上涨2.3%,影响总指数上涨0.24个百分点,是拉动CPI上涨的主要动力(表1)。 

  (四)珠海CPI低于全国和全省平均水平。2017年,珠海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分别较全国(涨1.6%)及全省(涨1.5%)低0.80.7个百分点。在全省21个地级市中,按CPI涨幅由高到低排序,珠海位居第20位。与珠三角9市相比,广州上涨2.3%,佛山上涨1.9%,惠州上涨1.8%,江门上涨1.6%,中山上涨1.6%,肇庆上涨1.6%,深圳上涨1.4%,东莞上涨1.4%,珠海位居末位。 

  二、主要商品及服务价格走势及其对CPI的影响 

  (一)居住价格涨幅回落,是影响珠海CPI变动的关键因素 

  2017年,珠海居住价格同比上涨0.5%,拉动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上涨0.11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3.5%,较2016年贡献率(同比上涨5.1%,贡献率64.2%)大幅减少50.7个百分点。 

  201610月及20174月两轮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珠海房地产市场逐渐降温,房租价格也在2017年二、三季度出现一定的回落,在负翘尾和新降价因素共同作用下,珠海私房房租价格涨幅收窄,全年同比上涨0.5%,较2017年一季度(上涨10.5%)收窄10.0个百分点。 

  另外,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影响,珠海液化石油气价格持续上涨,2017年累计上涨27.2%,拉动CPI上涨0.33个百分点。 

  (二)食品价格下降,是抑制珠海CPI上涨的重要因素 

  2017年,珠海食品烟酒价格同比微涨0.3%。其中,食品价格下降0.6%,较2016年(涨5.7%)大幅回落6.3个百分点,为近8年来首次同比下降,影响CPI下降约0.12个百分点。另外,烟酒价格上涨2.9%,在外餐饮价格1.7% 

  1.供应充足,菜价降幅明显。尽管78月份珠海连续受暴雨、强台风侵袭,导致菜类价格环比上涨明显,但2017年以来珠海不稳定天气总体较上年同期少,蔬菜市场供应较为充裕,全年菜价同比下降3.9%。其中,鲜菜价格下降4.5%,较2016年(9.5%)大幅回落14.0个百分点。 

  2.进入下行周期,猪肉价格持续低迷。猪肉价格从20153月开始,经历了一波连续22个月同比上涨的“最强猪周期”后,于20172月出现同比价格下降态势,并进入本轮周期的下行通道,连续11个月同比价格回落,全年猪肉价格累计下降8.0%,拉动CPI下降0.24个百分点。 

  3.需求增加,在外餐饮价格上涨。近年来,由于居民生活条件改善,消费习惯、消费观念、消费方式逐渐变化,在外用餐需求增加明显,加上人工成本高企等因素影响,2017年,珠海在外餐饮价格同比上涨1.9%,拉动CPI上涨0.16个百分点。 

  (三)教育文化和娱乐上涨2.3%,是拉动珠海CPI上涨的主要因素 

  2017年,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同比上涨2.3%,拉动CPI上涨0.24个百分点,贡献率为28.9%,是“八大类”价格中上涨贡献率最大的类别。由于教师薪酬、办学成本以及优质教育需求的持续增长,教育支出明显提高,其中,民办学校和普通高等学校学费上涨影响较为明显。2017年,珠海教育服务价格同比上涨2.6%,拉动CPI上涨0.15个百分点。 

  另外,同样受人工成本持续高企以及个人旅游需求增长影响,珠海旅游价格上涨5.5%,拉动CPI上涨0.10个百分点。 

  三、原因分析 

  2017年珠海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涨幅较2016年收窄明显,涨幅温和,既是国内外经济大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同时也表明各级政府实施宏观调控政策执行得相当到位。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 

  (一)服务价格涨幅收窄,为低物价水平创造条件 

  近些年来,珠海受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及用工人员紧缺等因素影响,服务价格持续高企,20102016年,服务价格同比均处于2.0%以上水平的上涨(图2),不同程度地助推同期CPI上涨。随着劳动力成本上涨趋于稳定以及服务价格上涨的翘尾影响逐渐消除,自2013年以来,珠海服务价格同比涨幅逐渐收窄,于2017年达到近8年来最低值(同比上涨0.4%),为维持低物价水平创造了条件。 

  (二)新涨价因素少,为低物价水平创造必要条件 

  2017年,在CPI上涨的0.8个百分点中,翘尾因素约为0.52个百分点。而由于相对稳定的天气环境以及缺乏政策性上调价格因素影响的基础上,2017年居民消费价格新涨价因素仅为0.32个百分点,较2016年(新涨价因素为1.74个百分点)大幅收窄1.42个百分点,为低物价水平创造必要条件。